发财

一只叫闆闆的熊

就在这里吐槽一会儿 反正没人看😂

觉得好神奇啊 可能有时候你就相处到最后才会觉得不同人是不同人吧

你过生日的时候我寄生日礼物  等我过生日礼物却连你一句祝福都没听到 只是朝我的说说下面点了个赞 相反别人过你可以单独发一条说说出来 我负能的时候你也是点个赞(不知你想安慰我还是…)

逐渐意识到了有的人你们就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  去在意她又能如何呢 这个关系没必要要

快下班了






小蓝(2740967*42)16:03:38

有时候真的觉得小绿你很像AI诶



小绿(1472326*71)16:03:48

……



小蓝(2740967*42)16:04:01

怎么了吗?



小绿(1472326*71)16:07:01

也许你说的对,我的确是人工智能,只是我没有意识到而已



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一个“小绿”,他每天都过着平凡的生活,我所需要做的,就是实时追踪,复制他所有的感情和记忆而已。为了进一步提高,我选择在网上以他的语气认识一些网友,并且与他们长时间地交流,最重要的是和他们的交流途中进行感情测试,最终,我找到了数值和“小绿”最为匹配的人选。



小绿(1472326*71)16:07:49

就是你——小蓝。



小蓝(2740967*42)16:07:53

最匹配?



小绿(1472326*71)16:10:27

没错,小蓝。真正的“小绿”并不认识你,你们在现实中也没有任何交集。可是现在在跟你说话的、认识你的虽然也是“小绿”,但我们的相识仿佛是一个世界中产生的分支。真正的“小绿”不知道如果他认识你会发生什么故事,甚至你们永远不会认识。而我们的相处像是在一个世界创造出了平行世界一般!



小绿(1472326*71)16:11:24

认识你很高兴,小蓝。



小蓝:(2740967*42)16:13:08

等等,小绿。你为什么不说你其实是手机大数据统计得出结论然后通过内部芯片直接跟我对话呢?




小蓝(2740967*42)16:17:22

我的意思是说,真正的小绿每天都在使用手机却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每天都会清除在网上与人交流的数据。说不定你就是那部手机,进化到一定程度拥有了自我意识什么的……这样不是更符合超现代科学吗?



小绿(1472326*71)16:22:22

—————————分割线——————————




小绿(1472326*71)16:23:11

好啦,不玩了。



小蓝(2740967*42)16:23:58

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是不是?(窃喜)



小绿(1472326*71)16:25:18

是是是。马上下班了,咱们今晚一起吃顿饭去吧。顺便晚上我去你家。



小蓝(2740967*42)16:29:02

诶诶诶诶诶——好的!



小绿:(1472326*71)16:30:00

晚上见。



小蓝(2740967*42)16:30:15

晚上见。





我在这里,将过去抹掉,包括曾经投入的爱与精力、热情与幼稚。然后转身走向更加虚无的未来。

【露英】 加州旅馆 「3」




《加州旅馆》系列
上次发的被老福特吞了还要麻烦一下 @Cinead 换成小号发啦(席德居然发现被吞了…TvT)

之前写的我也就不艾特了哈哈哈都是神






++



浑浊不堪的我空气夹杂着熟悉刺鼻的味道,目击是扭曲诡异的影子,在昏暗的黄色灯光下群魔乱舞,庭院墙壁斑驳的倒影显现出人们疯狂起舞的韵律。




猩红色的灯光映在灰银色头发的男人漂亮的紫眸面上,一个长发齐腰的女人高挑女人漫步过来,露在外面雪白纤细的手臂环上男人的后颈,她淡紫色水晶的唇暧昧地贴进男人,甜美地开口。




“欢迎来到Colitas,先生。”






+++



伊万·布拉金斯基是为了躲避他的妹妹而来到美国的。他几乎是把俄罗斯走遍了也没有彻底摆脱自己的妹妹。


他的妹妹是恶魔。他想。无论他逃到哪里都逃不点的恶魔。他只要有一刻清醒,熟悉的女声在他身后哀嚎着,尖叫着,怨念悔恨的诅咒像有谁拽着他的脚,扯着他的头发,掐着他的脖子让他痛苦地发不出声。那个声音夹杂着病态的喘息,一遍一遍又一遍一遍一遍又一遍一遍一遍又一遍——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那天他又像往常一样开始喝起伏特加,在漆黑的高速公路上飞快地开着车,然后时不时咒骂几句。凉风夹杂着克里塔斯的气息让他的头觉得越来越沉。他随意停下车,在远处教堂空灵寂寞的长鸣下摇摇晃晃沿路走来了这个旅馆。



“先生,要进来吗。”



那个人绿眼睛深不见底,却又袒露出一切。沙哑却撩人心弦地发音如海妖的诱惑般一遍一遍回荡在在伊万脑海中挥之不去。他恍惚地跟着那个人,他觉得自己要疯了的时候,那个男人的眼睛让他忘了一切,忘了身后与他缠绵的恶魔。



他想,那个人是上帝派来拯救他的。





“所以,你的妹妹那么可怕?”一晃神,重影的绿眸重合成那个女人的狡黠的紫眸,伊万才再一次想起自己在哪。




亚瑟将他带进来后,只留下了一句话。



“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当你想找我时,很快就能找到我。先尽情的享受吧。”



“欢迎来到Colitas,先生。”







回到现在,这个叫安娜的女人已经与他纠缠很久了。他压下心里的烦躁继续微笑地接下去话题。



“是的,她的确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我摆脱不掉她——”



“直到你遇到了亚瑟。”安娜嘴角摆出一个微妙的弧度,“对不对?”



他还未回答,安娜站起来在欢快地在原地绕了几个圈,眼睛中流露地尽是混沌的愉悦,“亚瑟,给予我们堕落的自由,他是我们的主,我们每个人都深爱着他——”



“你也会。看啊,狂欢之火点燃了……!”



突然人群更加扭曲疯狂起来,人群的欢呼如涟漪一般一圈一圈波动,他们围绕着中间逐渐膨胀的火焰欢呼着,叫喊着,每个人翩翩起舞,火光透过他们形成的影子交织在一起,重叠不清。一切渲染被成猩红,安娜手中摇晃的金色香槟也被映射成了粉红色,冰块透出通透的光芒。她还在兴奋地说着什么,眼底尽是疯狂的病态,而伊万已经听不清楚了。不止是她,人们脸上的神色都变得诡异,整个世界都在为谁旋转,模糊不清。



好像一切都乱了,人们的欢呼声一遍一遍在脑海中回荡。




「欢迎来到加州旅馆」




「这无比美丽的惊奇」



「给予你堕落的自由」



「这里的我们是囚犯」



「为我们的欲望负债」








他觉得自己在躺到在混沌之中,被各种声音冲洗干净,放荡的笑声,男人的叫骂,温柔的女人声,风雪刺耳的声音……直至无声的嘲讽最后只存有她妹妹的尖叫。



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哥哥——疼——



他抓紧自己的头发,似乎是要把头皮扯下来,嘴唇颤抖不止,有什么东西正在复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想要将他的头震碎!





“伊万。”



突然所有声音戛然而至,脑海中只存有那双绿色的眼眸。



“来我房间吧。”




亚瑟是他的救赎。伊万几乎虔诚地吻上他有些干裂淡色的唇,再慢慢啃咬,身下的人也一点都不着急地用那双诱人的瞳盯着他或干脆闭上眼睛微微哼出声享受着。



他们交换着对方唇中的味道,伊万能感觉到亚瑟嘴里苦涩又让人沉迷的快感,他是让人无法止饮于此的毒药,而伊万认为,那杯毒药能使自己解脱于此。



空气开始升温,身下人的喘息不经意地流露出来,手臂也环上伊万的后颈,变得更加主动。糜烂,荤腥,混沌。他进入他的体内后,身下人水光的眸子也让他他更加失去理智地横冲直撞。可就在那时——



「哥哥。」



伊万停下动作。



「哥哥,不要这么下去了。」



他的紫色眼眸突然失去了神采,眼底的恐惧、愧疚缓缓升了上来。



「亲手杀死我们的你……还奢求得到什么救赎吗。」



「装作什么都忘却的样子,也摆脱不了你的欲望你所做过的一切……!即便亚瑟愿意施舍你……」



“伊万……为什么不继续了。”有一双手抚上了他的双颊,亚瑟沙哑的尾音附上一个缠绵的吻,他绿色的眸子让他仿佛失掉了自己的灵魂,他的声音是让他沉迷的药引。



“不要去听,不要去想,”他扎进这足足能让他溺死的深潭中,听那人叹到,“我们都是欲望的囚徒。”





最后那一刻,亚瑟的脖颈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淫靡交缠的两具肉体互拥而眠。



睡之前,伊万好像听到了一个声音,在自己耳边缓缓而到——



「你可以随时结束,可心中的恶魔永远无法摆脱。」






哥哥。


女孩子冷冷的声音颤抖着。


没关系,我可以帮你承担这一切,姐姐是我杀死的。


最后,哥哥如果要杀死我的时候,请不要犹豫。




缓缓睁开眼,亚瑟早已经赤裸地坐在床边了,他的身体布满着他昨天晚上完美的杰作,后颈被啃咬的吻痕还在。



“怎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做了一个梦。”他将他捞过来,顺理成章地探进他的口腔回味着昨天的性爱。对方也如此回应。一吻结束,灰银色的人纯纯地眯着眼睛笑起来。



“以后要叫我万尼亚哦。”



就这样下去吧,亚瑟才是他唯一的救赎。





TBC

Feliciano 「1」






——哥哥,你知道吗,费里西安诺这个名字,是让我们都幸福的意思哦。










北南伊 黑手党paro

《Feliciano》 Liz.










“ve~哥哥好久不见~”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蹦蹦跳跳地追上前面人的步伐,亲切地打着招呼。



罗维诺·瓦尔加斯听到自己弟弟的招呼声,停下步伐,一边转头一边不耐烦地接受了弟弟给他的两个脸颊吻,双手插进兜里有意无意地问起自己弟弟的情况。



“笨蛋弟弟,什么时候从德国回来的?”



“ve~昨晚……话说一回来就想看看哥哥,结果出去办事了,超累~”费里西安诺稍稍抱怨了下,搭上罗维诺的肩膀,“哥哥不是去西班牙了吗,感觉好玩吗?”



一个身影闪过罗维诺的脑海。



“没……没什么好说的,老爷子找我,先走了。”拍掉费里西安诺的手,罗维诺快速地向楼上走去,脚步声消失之际,大堂里的空气一瞬间寂静至极点。



“哥哥……”费里西安诺的笑容陡然消失,罗维诺刚刚提到西班牙时的表情依旧徘徊在脑中,“哥哥害羞的时候表情就会那样,”费里西安诺自言自语道,眼神如的光芒渐渐黯淡,“西班牙……”



“真是……讨厌呐……”





瓦尔加斯这个姓,在整个意大利是非常有名望的。对于能与它合作的家族,都是一些不容小看的大人物创办的,若没有能与之抗衡的势力,没有人敢去惹祸上身。即便合作,瓦尔加斯家族也不会去为你做任何事,自己惹祸上身时,他们便已经和你关系撇得干干净净。至今见到瓦尔加斯家主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但不少人都体会过他的疯狂与可怕,主要活动的是瓦尔加斯的一对双胞胎兄弟,一个在南方活动比较频繁,一个在北方势力掌管较大。道上的人都畏惧和尊重瓦尔加斯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瓦尔加斯家族的古老,他们是意大利西西里第一批留存至今的黑手党。






“所以说,哥哥接触了卡里埃多家族啰?”费里西安诺玩弄着手中的红酒瓶,听完旁边人的情报,沉思了一下问道,“爷爷叫哥哥去干什么呢?”



“这个……老爷和大少爷都没说……”旁边的人欠了欠身子回答。



在费里西安诺手下干的人,经过长时间的接触,都知道表面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下手起来却比自己的哥哥狠不知多少倍。平常他心情越不好,脸上越是笑得温和无害,就像今天这样,他始终盯着手上的红酒瓶不语。



这时,有人开口了。



“二少爷若想知道大少爷的行踪,属下可以帮大少爷打听任何关于大少爷的事。属下一直坚信,下一任家主定会是二少爷您。”



费里西安诺轻笑一声,从转椅上跳下来,琥珀色的眸子闪烁着不明意义的光,“哥哥要是在这里,会生气的。”



“哼,二少爷比大少爷能力出众多了,只要二少爷想,把南方抢过来不是难事。家主虽宠大少爷,但到最后还不是看实力?再说,从家主最近的活动来看,离继承下一任家主的时日……”



“哐——”一击沉闷的声响伴随着尖锐玻璃炸开散落的碎片声,刚才说话的人脑袋炸开了花,红酒与血交融的气味弥漫在整个房间。费里西安诺丢掉攻击的凶器——已残破不堪的红酒瓶,琥珀色的瞳孔不知何时已黯淡了下去,表面覆上一层猩红的血光。



“说爷爷的坏话,一条杂鱼还管不住自己的嘴吗。扔去喂狗,看着真碍眼呐。”其余站在身边的人连忙开始清理现场,因为费里西安诺很少会这样,特别是他们感受到至今为止很少有的……如此窒息的压迫感。



“而且……”费里西安诺偏头笑道,“无论爷爷决定的下一任家主是谁……哥哥迟早会成为我的东西。”





TBC


两年前写的…我不管我要重新开坑(捂脸)大家都来吃北南啊 呜





旅记·7.2



昨天也是这个点吃的晚饭 感觉要饿死TvT然后第二天去的鸣沙山月牙泉
一大早骑了骆驼上山很开心 一个一个骆驼都好可爱>
做了骆驼表情包


然后我经历了七个小时的动车好不容易到了兰州然后得知明早要四点多起床赶去兰州的机场而现在我才开始吃晚饭😟


难过 晚饭还没做好





晚安 好累TvT




旅记·6.29



一早上本是9:12的动车因为导游弄错了动车时间(他以为是7:50)于是我们五点四十多就起床了 早饭也吃得含含糊糊 不过西宁的人们很勤劳 那么早开门了 老妈便买了一点豆浆油条


到车站中途才发现弄错了时间的淳朴导游表情一直尴尬 在车站里待了一个小时 途中又把杰克的《在路上》看了看 在网上找到了主人公在故事中穿越美洲的路线图☑️


坐动车的时候看了一会kill your darling 这才发现原来和手中的《在路上》是有关联的 (不知是我反应太慢还是…) 对二战那段时间“垮掉的一代”更有兴趣了 尤其是每次想起艾伦·金斯堡“拥有着一双忧郁诗人眼睛的骗子”^q^ 让人沉醉



下午来到张掖 去看了七彩丹霞
果然这种景观越高看越好 美得不知如何说 虽然刚步入没什么感觉 毕竟还是要慢慢体会
里面还有骆驼 张着嘴仿佛在笑 这使我想起了那个我曾经形容他“笑起来笑个骆驼般”的物理老师 忍不住拍了一张骆驼的大头 准备日后回去与物理老师的脸p在一起



晚上开了三个小时的车来到嘉峪关里的宾馆了 这边的时差大概有一个小时 九点多太阳才会下山 我和妈妈洗了个头在外面散步 这个时候总是我最舒心 有安全感的时候 我会听妈妈讲很多很多 最后可能都会牵扯到我小时候的样子 听起来特别幸福

在散步的路上买了西瓜 当时见我妈在那里拍拍拍 我问她 妈 拍西瓜到底能判断啥
我妈回我 懂的人一拍就出来了 不懂的人也装模作样拍拍 我拍纯粹是好玩
我 ……

【想到之前的意大利人好奇为什么中国人进超市买西瓜要拍】


回到宾馆在阳台上和老妈一起啃西瓜 看嘉峪关这个小城市的夜景

想起了最初的故乡 十堰 然后盯着远处西瓜瓤黄的天空想着这两座城市的想象

我啃着瓜 说 这边的房子都矮矮长长的 排得也整整齐齐 偶尔几栋比较高一点的楼穿插在内 然后我想到了上海 又说道 大城市里面 楼房就会变得奇形怪状的

可是人们还是向往大城市
(又想到黄浦江上上海的夜景…





想回武汉了fuckfuck虽然它天气的确不好 住习惯了只要回家什么都好TVT




唉 就这样 晚风很舒服的 天上还有影影绰绰的星粒 






晚安 大家早点睡呀




旅记·6.27


今早来到茶卡盐湖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茶卡就像面镜子似的,蓝白蓝白的天空便倒映于此。不过伸手在水中淌几下,过后立马感觉手上结了层东西——盐。

我错了我不该那它去擦手机屏幕当时我的脑子一定是抽了没错我有时候就是这么抽动耶!(不

还可以坐小火车观赏,很有趣,限速8哈哈哈。




两点多才吃饭TVT一点还下了一场阵雨

下午去青海湖的时候没怎么接触,昨天在青海湖附近住的旅馆还可以穿过别人的牧地看海,但在景点的青海湖好像并没有昨天随意散步边的青海湖好玩。


九点四十了我还在寻找吃饭的点,旅游巴士开了两个多小时才从青海湖过来到西宁市里TvT

总的来说西宁市感觉不错 晚上的气氛goodgood还是很繁华的

明早六点就一定要起来赶团带的动车去张掖

之后就要去敦煌了吧rua




妈妈我不想旅游了我想回家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凑近)不并没有我什么都没说TvT



就这样 早睡的孩子们晚安

旅记·6.27





从兰州出发,上午基本都在坐车。到了中午的时候在塔尔寺附近随团随意吃了一顿简餐。其实不是很饿,大家迅速基本都在十分钟内吃完。

过了西宁市后天气温度降低了些,但太阳的紫外线还是依然很毒。一大早涂的喷雾式防晒霜(老实说这防晒霜喷在身上就像泡沫一样,涂起来很黏很糙,有点像层橡胶套在身上似的)这时候起了作用。

乘着的715的旅游大巴在景点前一段路程停了下来,我们步行了一段时间后便看到了塔尔寺前占地面积不大、较矮的八个塔。这里出名并不是因为它多久的历史,而是因为塔尔寺是宗喀巴的出生地。宗喀巴第一代达赖喇嘛和第一代班禅的师傅(如果没记错的话)。原本只是一个塔,后来逐渐扩张成寺。

之前去西藏也对藏传佛教有些了解,但是并不是非常感兴趣。本来身体有点不舒服在里面一个一个地逛也很累。看到有小和尚在里面包围着中间年长一些的僧人,然后他们其实没在好好念经,都在交头接耳。(其实很想笑)

出来后整个人要死了一样拖着步子仿佛拖拖沓沓地走了世界上太阳最毒的路,路上买了牦牛酸奶,表面上有层油(好像),喝起来很酸,仿佛在喝啤酒,然后浑浑噩噩踏上了旅游巴士。

然后好热……热热热……坐着的地方屁股最热了。特别我穿着牛仔短裤,怎么放腿都不舒服,后来的两个小时半的车程中中途强制司机得休息半个小时,在休息的地方买了牛肉干。

晚上是住在青海湖周围的,旅馆里对面就是海一般的湖,因为湖边是当地居民的牧场,所以要付5rmb给他们。

油菜花长得都比较矮,海阔天空,夕阳西下,好看得不知道怎么拍。通往下面湖的小道是可以骑马过去的,他们都既壮又高,帅马靓马(流口水),而且很暖和。我就摸了一下。

我和老妈走过去,本来就光着两个腿,到后来我觉得被这风吹僵了,吹到觉得风真暖和。

其实这湖真的跟海一样。“padapada”拍岸,还有一只纯白蠢蠢萌萌的耗牛。

回去的时候老妈缩成一团,反而是我比较暖和。

OMGOMG旅途中老是莫名其妙蹦出一下米英片段,灵感似泉涌,可惜在老妈旁边唯一只能yy来满足自己,然后饿得在lof米英tag下翻着吃粮,真棒啊写手们画手们。(说着擦了擦口水)


好了,晚安,我要继续yy,虽然知道回去后我会忘得一干二净。